南京的巷 | 长干里:爱情最美好的样子
2022-08-04 11:01:27

南京有很多传奇爱情故事的发生地:王献之的桃叶渡、徐德言的台城,梁武帝的莫愁湖……和它们相比,“长干里”的爱情故事沾染了更多的六朝烟水气。

“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同居长干里,两小无嫌猜……”李白的《长干行》让我们看到爱情最美好的模样,同时也让我们记住了长干里这个地名。

长干里是六朝都城建康城南的里巷。孙吴定都建业(南京)后,人口迅速向都城聚集,孙吴政权在秦淮河入江口附近沿河筑堤立栅,约束河道,并在附近的秦淮河北岸建大市,管理市场。良好的居住环境和便利的生活设施,使得这一带很快成为吏民杂居的城市空间。东吴重臣、辅吴将军张昭,西晋文学家陆机、陆云等人都在此居住。《韩熙载夜宴图》所画的场景也发生在韩熙载位于长干里戚家山的家。

紧邻入江口,核心区域还有一条宽阔的驰道,不管走水路还是陆路,只要是去往城区,长干里都是必经之地。因此,千余年来,这里一直是南京人口稠密、商业繁盛的地带。左思《吴都赋》中写到长干里当时的繁华,“长干延属,飞甍舛互”,也第一次留下了“长干”这个名字。几乎与左思同时代的刘逵作注说:江东俗称山冈之间为“干”,建业城南山冈之间的平地,被称为“长干”。

李白《长干行》里描写的就是居住在长干里的“竹马”“青梅”。诗中没有为我们留下女子的长相,若强说她的长相,李白另一首《越女词》里金陵女子的模样,或可借鉴:

长干吴儿女,眉目艳新月。

屐上足如霜,不着鸦头袜。

眉目光彩,足白如霜。“十四为君妇,羞颜未尝开。低头向暗壁,千唤不一回”,这位婚后还十分害羞的“青梅”,希望能与“竹马”永远在一起,至死不渝。“十五始展眉,愿同尘与灰。常存抱柱信,岂上望夫台”。然而,甜蜜不是爱情的全部,离别之苦也是爱情的一部分。婚后两年,“竹马”溯江而上,出门做生意,留下“青梅”在长干里“坐愁红颜老”。而如果得到他启程归来的消息,“青梅”也定会“相迎不道远,直至长风沙”,不远百里,往如今的安徽安庆去迎接他。

李白的这首诗为人们刻画了爱情最美好的模样,是“一生只够爱一个人”最完美的表达。

如今,走在长干桥、大报恩寺以及饮马巷一带,会被这里氤氲着的市井气息所吸引。一千年以前,“青梅”“竹马”也曾在这里这样生活。如今,“青梅”“竹马”早已不知所终,只留下一段美好的爱情故事,让人无限遐想。

(策划 秦小奕 撰稿 臧磊 学术顾问 陆晖 出镜记者 李雪琪 摄制 陈金刚 丁雨)

| 微矩阵

地址: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:210092 联系我们:025-96096(24小时)

 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

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

 苏ICP备13020714号 | 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 苏B2-20140001